遠眺拉薩布達拉宮   經常看到有些人攻擊詆毀藏傳佛教,說他們不是佛教。就我所知道的,這些人所持的理由不外是:藏傳佛教太重視儀軌與觀想、持咒及瑜珈修持,這些與傳統佛教不同;藏傳佛教有雙修法,違犯戒律;不禁吃葷,有部份教派甚至可婚娶;藏傳佛教吸收了不少原始佛教裡原本沒有的東西(例如許多的護法神),已經失去佛教該有的面目了。沒記錯的話,較重要的理由大約就這些。

  這些理由,其實都不算什麼理由,有的甚至讓我看了不禁大笑,因為當初部派佛教時期,佛教分裂成上座部佛教與大眾部佛教兩大派別(參見佛教三大派別之演變),不就正因這些爭議?於是我動了寫這篇的念頭,試圖說明我為什麼認為這些理由都不能拿來否定藏傳佛教是佛教,希望不再被誤解。

  如何判斷是不是佛教?所有的佛教界與學界人士一致公認,判斷是不是佛教的最重要且唯一的方法,就是以「三法印」來印證。所以,藏傳佛教符合這三法印的要求嗎?

  許多不了解藏傳佛教的人,似乎很容易被「密」這個字給迷惑,於是誤以為「祕密傳授」的部份就是藏傳佛教(或被稱為密宗,但其實兩者有些差異)的全部。實際上,藏傳佛教向來都是顯密並重,特別是必須先修顯,再修密。如果顯的理論沒有學好,是沒有資格繼續學密法的。這是因為顯的部份是根基,如果根基不穩就學密,不是學不起來不然就是容易入歧途。也就是說,對藏傳佛教來說,顯是體,密是用,所以顯的部份非常重要。這部份對不清楚藏傳佛教的人來說,常常會弄不清楚而產生誤解,因此必須特別提出來說明。

  所以,只要顯宗的教義合乎三法印,藏傳佛教當然也合乎三法印。對於最基本的認證,藏傳佛教並沒有任何不符合的問題。

  那麼,認為藏傳佛教不是佛教的人所持的理由,該怎麼解釋呢?其實很簡單,我先從跟戒律有關的部份講起。

  不禁吃葷的部份,事實上算是保留印度佛教的傳統。原始佛教裡,並沒有禁吃葷這種戒律,當時只禁食「五辛(或稱五葷)」,指的是五種有害僧侶修行的菜,並非指肉。原始佛教的僧侶過的是乞食的生活,人家給什麼就吃什麼,沒得挑選,本來就沒有吃素這種事。吃素後來變成戒律,事實上是尊崇佛教的梁武帝蕭衍所推行,而後漢傳佛教普遍實行的。因此,要用這個理由來說藏傳佛教違反戒律,其實是非常無稽而且無知的。

  此外,西藏地區自然環境很差,主食是肉類,而非穀類青菜,除了因後者在西藏地區產量稀少外,也因為天氣寒冷,必須多食油脂肉類以求抗寒。若在昔日要求西藏僧侶素食,可能會餓死冷死一堆人。所以用這個角度來看,藏傳佛教僧侶食用肉類當然無可厚非,這是環境使然。時至今日,西藏的農耕技術進步許多,加上對外運輸方便,寒冷也不再是困擾,素食對西藏僧侶來說當然已不構成問題,於是大部分的僧侶已經都吃素了。以此觀之,吃素與否根本不該被拿來評斷是不是佛教的條件,事實上這只是顯現了漢傳佛教部份教徒對於自身歷史的無知,以及對其他宗派的傲慢。

  至於不禁婚娶的部份,就我所知目前除了薩迦派外,其他各派並無這個現象。薩迦派向來是家族傳承,或許是因這個緣故,方不禁婚娶。這部份的原因我所知不多,不敢妄言,但我個人認為,用相對不重要的戒律來否定一個佛教支派,並不是很恰當的事。就像用濟公是個酒肉和尚來否定他具備阿羅漢的位階一樣,完全是以管窺天啊!

  另外雙修法的部份,維基百科說得清楚,我直接引用相關段落:

  西藏密宗「無上瑜伽密」認為眾生所有淫、怒、痴等情緒,若運用得當,都可被証悟者運用以教導眾生,成為達到真實的「方便法門」,「無上瑜伽密續」中詳述男女雙修/雙運/雙身法,重點是認識欲:貪、嗔、癡的本質,主張在慾望當中能脫離欲樂,才是真了脫生死,《楞嚴經》裡說:「裸體相呈,味同嚼蠟」。雙身法是表法,並不是在慾念或實際的男女行為中修持。經續裡說,修行人閉上眼睛時,樹上的果子會落下來;睜開時,果子又會重長上去,具備這樣的定力時才可以雙修。這種修法具有高難度和危險性,出家人依戒律不可以修男女雙修/雙運/雙身法,在家人很少能真正接受到並且修雙運,在台灣有多宗騙子假借密宗之名騙財騙色的事件。「無上瑜伽密續」視男女雙修法為無上密法之一 ,但也被一些佛教徒視為左道或性力派。

  這一段其實講得很清楚了,我就不再多說。想以此點來攻擊藏傳佛教,我想還不如先增加對藏傳佛教的了解,若是連想攻擊的對象到底是什麼都搞不懂而亂放炮,只會讓人看笑話罷了。

  至於藏傳佛教重視儀軌等等,以及藏傳佛教加入了不少原始佛教沒有的東西,這只是宗教隨著時代、環境改變而跟著改變之故。佛教一直都在改變成長,自佛陀滅度一百年後,為了因應環境變化,佛教第一次發生分裂,主因就是保守的一方認為佛陀說的才是教法,另一方較開明,並不認為只是如此。此後佛教分裂成上座部、大眾部兩大派,上座部傳承至今即南傳佛教,是離原始佛教最接近的宗派。大眾部則演變成大乘佛教,其中加入了不少原始佛教中所沒有的教義、觀念,甚至有種說法認為,大乘佛教的菩薩形象也借用了不少婆羅門教中神祇的形象與意義。

  後來大乘佛教在印度發展到後期時印度教興起,此時佛教與印度教互相影響,使得佛教加入不少印度教的元素(當然印度教也加入了不少佛教元素),發展成為金剛乘佛教,也就是一般所稱的密宗,這是佛教第三次較大規模的改變。

  此後金剛乘佛教傳入西藏。為了爭取西藏人民的信仰,入藏傳教的蓮花生大士巧妙地以吸收當地原始信仰苯教的神祇作為佛教護法神為手段,一來顯得佛教更為高超,二來讓民眾對佛教沒有排斥心-原本信仰的神都皈依佛法了,自己當然也要皈依。這個吸收苯教的過程,當然就是佛教進入西藏後,因應當地不同狀況的而生的變化。但是,這種變化並沒有改變佛陀教法的根本-三法印,因此,這可以視為傳法時的方便,並不能認為藏傳佛教不是佛教。

  這個過程,事實上漢傳佛教也一樣有。學界都公認,佛道儒在中國,一直都是彼此競爭卻又彼此影響。又比方,觀音菩薩在印度是男的,但漢傳佛教為了吸收女教眾,必須讓女教眾有個菩薩可以信仰,因此把據記載有過女性化身的男性觀音菩薩慢慢轉變成現在漢傳佛教裡的女性觀音。再例如,為了爭取教眾,硬把道教的關聖帝君(即關公)說成是佛教護法迦藍神,又將天上聖母(即媽祖)講成是觀音菩薩的化身。

  這些例子都說明了,漢傳佛教自己也是在隨著環境改變而變化,這本來就是大乘佛教的精神,只要符合佛教最根本的教義「三法印」,其他的變化都只是教化法門的方便,不能說不同的法門就不是佛法,更不能說持不同法門的宗派就不是佛教。

  所以,藏傳佛教當然是佛教,完全毋庸置疑。



本文與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同步刊載

圖片取自essoduke's blog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